<object id="0q4qg"><label id="0q4qg"></label></object>
<object id="0q4qg"></object>
<menu id="0q4qg"></menu>
<object id="0q4qg"><button id="0q4qg"></button></object><object id="0q4qg"><button id="0q4qg"></button></object>

國家電網報:后園印象

發布日期: 2019-09-06 信息來源: 管理員

舒一耕

  三哥自鄉下來城里找我玩,說起老家后園來。由于年代久遠,現在想來總有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印象中老家后園的院墻是土墻,在墻根旁經常能見到一些不起眼但生命力頑強的蒿子。蒿子有些灰蒙蒙的,像穿著破舊的衣服。后園不小,占地約一二畝,門開在西南角上,是柴門。西北角有一眼方井,井旁有一棵茶樹,開花的時候很好看。三哥說,在老宅還有一塊閑散地,種了黃花菜和槐、柳、楸、香椿、桑等雜樹。

  后園東北角上有一間叫做園屋的小屋,是我們家的木工房兼三哥的臥室。園屋的墻壁和桌案上掛著和擺放著鋸、銼、刨子、拐尺、墨斗等各種木工工具,也堆放了一些木材。記得有一年,我看見墻上掛著一只好看的竹制大青蛙風箏,那是心靈手巧的五哥的作品。

  那時候,三哥一個人在后園里住。他告訴我,其實有時候他也害怕,因為后園里面常有蛇、老鼠、黃鼬等動物出沒。后來他找了村里一個教書的同事和他做伴。兩個人在一起就好了,有時候他們在里面唱歌朗誦什么的,也很有趣。

  以前,后園里還有一棵大鴨梨樹。一到春天,梨樹上開滿了繁密的花朵,蜜蜂在上面“嗡嗡”地飛舞,很熱鬧,也令人心怡。后園前的小水溝旁種了好多黃花菜。有時候母親在水溝旁洗衣服,我也會和小伙伴在一旁玩耍戲水、弄泥窩。

  兒時的夏天,我喜歡和小伙伴們在后園玩耍,在里面總能找到一些喜歡的昆蟲和小動物,像蟬、金龜子、螳螂、螞蚱、蛐蛐、天牛、花姑娘等這些最常見的不用說,有時候還有馬蜂、蜘蛛等。這些都還好,最怕的是見到蛇。小時候我偶爾見到蛇,每次都會毛骨悚然。

  童年的記憶總是給人一種似是而非的感覺,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拿不定過去的事是否真實發生過。阿美是我姑家表妹,也是我鄰居二奶奶的外孫女。我們年齡差不多大,她又長期住姥姥家,所以我們經常在一塊玩耍。有一次我們倆人都剃成了和尚頭。大人笑著說,我們不像表兄妹倒像是弟兄倆呢。最奇異的是,我記憶中有一次一輛大汽車從后園門前路過,竟從躺在路上玩耍的阿美身上開了過去,把我嚇得魂飛魄散。萬幸的是阿美安然無恙,以至于到現在我越來越懷疑這件事情到底是我的臆想還是真實發生過。

  村里人結婚娶媳婦要蓋新房。那時三哥找了對象,女方要求必須有五間新房,否則不去登記。家里在后園里挖了地腳,打了地基,但因為新建房屋要統一規劃而擱淺了,結果反而成了我們小朋友玩捉迷藏的好地方。

  結婚除了要蓋房外,還要做家具。三哥會木匠活兒,有空的時候就在后園的木工房里叮叮當當地做家具。那時候做家具都是伐自己家種的樹,然后用大鋸解木頭。這些都是靠手工人力完成。有時候大木頭一個人沒法解,三哥就讓我幫忙,找個凳子用繩子把要解的木頭捆綁在上面。然后他一只腳踩在凳子上,我坐在他對面的地上,兩人一上一下拉大鋸,邊拉三哥邊提醒我:“看,你又拉歪了,按著墨線拉!”或者說,“你看,你怎么拉的,又夾鋸了!”那是我還是小孩子,干活沒耐心,所以三哥有時候得哄著我干,要是老訓我,我煩了會撂攤子的。

  如今三哥已從教師的崗位上退休多年,已是快七十歲的人了。我也到了知天命之年。我們兩家因為政府修路工程從故園搬遷,分散到不同的地方居住。每次見面,談起故鄉老宅和后園的事情來,大家都感到很親切。有些往事談起來就像昨天一樣。

  馬塞爾·普魯斯特的作品中有一句:“真正的天堂是已經失去的天堂?!弊屑毾胂牒髨@和小時候的日子,我可以說是深有體會了。

  信息來源:國家電網報2019年09月06日第7版

相關鏈接
2019夜夜干日日干天天